首页 >> 彭湃亲友故事
龙山千古唤张威——记为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献身的张威烈士(组图)
2019-05-15 11:38:43
作者:叶左能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张威遗书:“母亲大人:儿死矣,为革命而死,死得光荣。儿张威拜上。”

彭湃同志为张威题词

张威牺牲时,年仅26岁

    张威,广东省陆丰县东海镇人,一九○二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是个勤劳朴实的农民,一家八口,靠父亲和大哥务农度日。

    张威自幼聪敏,酷爱学习。他在陆丰第一高等小学读书时,使很有独立见解,不盲从他人。一次老师照本宣科,誉清朝曾国藩为功臣,贬洪秀全为匪盗。张威起立表示不以为然,他朗诵洪秀全的诗“手握乾坤杀伐权,斩邪留正解民悬。眼过西北江山外,声震东南日月边”,接着问:“难道‘杀伐权’、‘解民悬’是匪盗吗?”老师瞠目结舌,无以答对。

    在“五四”激流中

    一九一九年“五四”爱国运动在北京爆发。张威带头组织陆丰第一高等小学同学和从汕头、广州回籍的同学一道投入反帝爱国宣传活动。他们串连碣石、甲子、河田等小学的学生派代表齐集陆丰第一高等小学礼堂,举行陆丰首届学生代表大会,成立陆丰县学生联合会。张威被选为学生会的领导成员之一。会后几百学生上街示威游行。张威、黄振新率领的学生上街检査日货。他们得到店员工人的帮助,在大商号庄和样、陈园合、王正记等店内搜查出一批日本货物,集中抬到真君庙前烧毁。张威踩到日货堆上演说,痛斥卖国贼对帝国主义屈膝投降,和日本签订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丧权辱国。他愤怒地说:“我们是东方醒狮,是伟大的中华民族!”

    一九二O年,陆丰第一高等小学的进步教师郑重,组织“陆丰社会促进社”,张威是重要成员之一。这个团体成立后,大力提倡革新社会,提倡新文化,反对迷信神权。当时,第一高等小学有座“魁星阁”,专设供奉孔夫子的神位。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师生便要前往焚香礼拜。张成串连部分社友,在礼拜时间跑去球场打球。事后校长找张威谈话,张威说:“改革社会要有健康的体魄,把孔夫子当作神明来供奉是不能拯救中国的!”一位秀才出身的教师认为这是对孔教的污蔑,便写了一篇《孔教将遍行全球》的文章,并自行油印散发。郑重获悉后,授意张威也写了一篇文章,正面阐述只有科学和民主才能救中国的道理,书写端正,贴在校门口。

    以彭湃作表率

    一九二O年九月,张威考上陆安师范。他立志为振兴中华出力,所以,读书十分用功。由于海丰的汕尾接近香港,各类书籍和消息传递方便,新的思潮在陆安师范也特别活跃。张威如饥似渴地阅读课外书刊。张威家贫,生活困难。学校为照顾张威而雇用他为学校的缮写员,每月可收入大洋四元。校长在周会上曾多次赞扬这位唯一的工读生,堪为同学楷模。

    一九二一年秋,《新海丰》创刊首篇是彭湃写的《告同胞》文章。它热情赞扬马克思主义,激烈抨击旧制度,张威如获至宝,反复阅读。马克思、社会主义,象磁铁一样吸引着他,促使他主动要求参加彭湃组织的“社会主义研究社”。从此,认真聆听彭湃的讲演,精读彭湃与李春涛主编的《赤心周刊》。他还掏钱购买《赤心周刊》赠陆丰第一高等小学。两年后,他与陆丰中学同学谈话,回顾他的思想转变时说:幸亏彭湃同志作我们的表率。我读了他《谁应当出来提倡社会主义?》一文,受教诲最深。他在文章中提出:“受教育机会比别人多些,或是程度比别人高深些,他应该比别人的觉悟更彻底些、更猛烈些,若是受了教育,全无觉悟,专为官僚军阀作走狗,那就太不忠实了!”

    一九二二年七月,彭湃只身深入农村,从事农民运动。彭湃的言行给陆丰青年提出了必须走革命道路的严肃问题。这一年暑假,张威、黄振新等发起成立“陆丰青年协进社”,参加的社员有40余人,在第一次社员大会上,通过了社章、社歌、社旗。由张威写作歌词:

    嗟我陆丰同胞真不幸,受尽劣绅污吏肆欺凌。
    奋斗主义再接复再励,愿同志,共牺牲。
    驱逐城狐社鼠清陆城,坚我宗旨,竭我血诚。
    美哉协进,灿烂文明,共祝吾陆光荣。

    寒假时,这些志同道合的进步青年又聚在一起,他们面对陆丰的黑暗社会,为拯救受压迫受剥削的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便一致发动各阶层民众起来,揭发斗争反动县长丘梦元、一区区官马忠成、织布厂经理陈甫民。由于张威等人充分地掌握了罪证,斗争均获胜利。民众称赞协进社说,他们真正做到“驱逐城狐社鼠清陆城”。

    一九二三年四月,彭湃来到陆丰城,筹备成立陆丰县总农会。首先依靠郑重等农运积极分子,组成陆丰县总农会筹备委员会。然后深入附城的农村,邀集农民交谈,或在城内的马街头、桥头、真君庙前宣传。彭湃非常注重从思想上发动农民。通过算账,启发农民党悟,从而自觉要求加入农会。到六月下旬,就有七千多户农民参加农会,许多基层农会都先后建立起来。同年六月二十三日,召开了全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陆丰县总农会。张威在暑假时回来陆丰,积极参加彭湃领导的农民运动。彭湃发动农民的方法和艰苦深入的精神,为张威树立了榜样。他今天到这个乡、明天到那个村,或帮农民耕田、车水,或挨家串户,谈心交友,衣着和农民一样,成为农民的知心朋友。

    随着农运发展,斗争日益尖锐。一次,潭阳农会长林水其胞到县总农会报告,说大土豪林松荫威迫他本房的穷人退出农会,其他房姓的会员群起反对,要林松萌认罪,而林松荫竟扬言要血洗农会。此刻,县总农会里恰好只张威一人在,他毫不犹豫地说:“走,找林松荫论理去”。他们到了潭阳,径直踏进大土豪林松萌大屋正厅。林松荫出见,张威便单刀直入地说:“据闻报,你压制农民参加农会,还要血洗农会是吗?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彭湃在海丰领导十万农友,我们陆丰加入农会的农友也有三万多。说近一点,光是潭阳、东山、浮头,以及跟海丰边界方圆二十里的乡村,入会农友就有几千人,而你手下能吆喝的有多少人?再说,你认为象过去一样,只要挑起械斗,就会分成乌红两派斗吗?那你睁眼看看我们的农会旗,是乌红两色布缝缀成的,表明凡是乌红两派的农友都团结起来。我特此前来问你,你若是真地要跟我们农会较量,我现在就代表农会向你下战书,一定奉陪到底!”林松荫听了张威铁锤般的问话,脸色骤变,辩解说:“鄙人无此意,无此意,风传不足据。”张威站起说:“既无此意,就告辞了。”就这样制止了林松荫挑起的将要爆发的械斗。

    一九二三年七月二十六日和八月五日,海陆丰一带两次发生台风暴雨,淹没沿海大片土地,庄稼失收,广大农民遭到空前的奇灾大祸。彭湃领导的省农民联合会决定“至多三成交租”,“全无收获者,则免交”。为达到减租目的,八月十五日,在海丰由彭湃主持召开农民大会,到会二万多人。陆丰总农会由张威等率领二百多名代表参加。海丰的反动县长和土豪劣绅非常嚣张,于八月十六日,派兵突然袭击海丰县总农会,逮捕农会干部。陆丰的反动县长罗辅平见海丰开始镇压农会,随即贴告示宣布农会非法,并扬言要捕农会头头。农会活动被迫停顿。

    为了权力归农会

    一九二四年一月,国共两党实现合作,工农运动获得合法地位。但此时东江地区仍为军阀陈炯明所盘踞。张威在陆安师范毕业后,即于九月间前往广州,参加革命政府举办的政治学习班学习,并在同年冬,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二五年二月,广东革命政府东征讨伐军阀陈炯明。张威受命为四十四组组长,在东征军出师前潜回陆丰,收集情报,发动农民支援东征。东征军二月二十七日克海丰。二十八日,周恩来、彭湃等人到海丰。张威向他们送去陆丰敌情报告。东征军主力黄埔军校教导团也于这一天到达陆丰新田。三月一日,敌军闻风败走,东征军克陆丰城。张威在组织内应、支援东征方面,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中共海陆丰特别支部于四月间在海丰成立,张威任特支在陆丰的通讯员。同时还成立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陆丰特别支部,由张威担任书记,还担任国民党陆丰县党部执行委员。在推翻军阀政权后,陆丰农民运动随即恢复,四月初,陆丰县第一届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张威、庄梦祥、郑重、林水其等九人当选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张威兼任县农协宣传组织部主任。可是东征后派来的陆丰县长徐健行,拒不执行“扶助农工”政策,干涉农会事务,勾结反动势力,勒索军需,苛收杂捐、包私包赌。鉴于此情况,张威代表陆丰党、团组织赴海丰向彭湃汇报。海陆丰特支认为,徐健行完全是个国民党右派分子,必须与之斗争,以扫除陆丰农运阻力,拯救农民于水火之中。于是,在五月四日,由彭湃和吴振民率海丰农民自卫军和海丰农民运动教练所学员九十余人,全副武装,前往陆丰质问徐健行。徐闻说彭湃兴师问罪,吓得一溜烟逃往汕头。彭湃随即召开各机关群团代表会议,决议驱逐右派县长徐健行,并组织粮食数济委员会,为贫苦农民解倒悬之急。海陆丰特别支部接着派李劳工到陆丰建立常备农民自卫军一个中队,并在各区乡广泛建立不脱产农军。六月,又通过统一战线委派共产党员刘琴西到陆丰任县长。从此,陆丰的工农群众运动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崭新形势。

    九月上旬,陈炯明残部向陆丰进犯。逆军所到之处大肆烧杀。张威与李劳工率领农军前往湖东抵抗。后因逆军大部队压境,乃退。罗觉庵部进陆丰城后,立即下令烧毁张威的住家房屋。此时,张威掩蔽在东山乡农民家里,积极与各方面联系,由于情况恶化,张威与卓俊才等三人决定经汕头往广州。抵达汕头时,通广州船只已被逆军封锁,乃辗转到达福建。此时已是十月十九日,获悉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已克惠州城,于是三人又启程返回陆丰。十月二十六日,陆丰城为吴振民率领的海陆丰农民自卫军克复。东征军乘胜克复潮梅,全歼陈炯明残部。张威回县后,即按党的决定代理陆丰县长,投入紧张的恢复工作。十一月中旬,陆丰社会秩序逐渐安定,对张威的执政才能,各方面都予好评。但张威不愿继续为县政羁绊,便向上级报告辞去代县长职务,并发表宣言说农民阶级是国民革命主力,本人是一农民运动工作者,愿不改初衷,毕生致力农民运动。他回到县农民协会仍兼任宣传组织部主任,并继续任青年团陆丰特支书记。
一九二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中共海陆丰特支扩大为地方委员会,下设陆丰特别支部。一九二六年二月以后,海陆丰地委宣传部长李国珍常驻陆丰,公开职务是陆丰县教育局长。张威与李国珍密切合作。张威代表青年团陆丰特支自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六年曾经向团中央、团广东区委、团地委作过多次书面报告。他主动争取党对团的领导,重视团的教育,还通过团的组织去促进工农群众运动。团特支把农、工、学、青、妇及社会宣传等方面都列入自己的工作范围。

    随着农民运动深入发展,陆丰县长李崇年仇视、破坏农运。海陆丰地委决定驱逐他。张威带头发动团组织揭发李的罪行,分头派党团员到各区宣传发动群众。在党的领导下,于一九二六年二月在陆城召开公民大会,陆丰人民终于第二次把右派县长赶下台。接着,孙文主义学会分子杨学传到陆丰中学来贩卖反革命货色,并发展其组织。张威授意在《海丰日报》公开揭发其反动言行,同时发动校内团小组加强对师生的教育,使杨的阴谋破产而溜走。为了加强团对广大青年的团结和教育,张威组织成立了“陆丰新文化运动总同盟”,并主持出版《陆丰青年》旬刊。在第一卷第二期,张威发表了《谈陆丰新文化运动》一文,阐述了陆丰新文化运动的过去和今后的努力方向。

    一九二六年,中共海陆丰地委采取了积极发展党团组织、扩大统一战线、加强农民自卫军,消灭潜藏乡村军阀余孽等有力措施。张威模范地执行了地委的各项决策。十二月,吴振民率领海陆丰农民自卫军大队在扫除陆丰西北山区剑门坑、黄塘、上砂等封建堡垒时,张威前往新田、河口、河田各区动员二、三千乡村农军配合作战,军阀余孽盘踞的封建堡垒终于全被扫除。尤其是被称为封建王国的上砂乡,在农军猛烈进攻下投降了,当地贫苦农民即插上农会红旗。

    至此,农民协会遍及陆丰县所有乡村。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父亲石帆的红色情怀
·下一篇:无
·父亲石帆的红色情怀
·国家公布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海陆丰片区包括25个县、区、市(组图)
·李希书记来到海丰彭湃故居(图)
·李国珍:流血是共产党员份内的事(组图)
·推翻恶制度 身碎何所惧——记陆丰苏维埃政府领导人林铁史(组图)
·海丰县清明节祭奠革命烈士(组图)
·老区的灯亮了——记“扶贫状元”陈开枝(组图)
·红色快闪惊艳亮相 东方红城唱响《我爱你中国》(组图)
·彭湃与古大存的情谊(组图)
·吕楚雄和彭湃的一段往事(组图)
海丰红宫红场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海丰红宫红场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