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彭湃烈士故事
“统领公”的鼻子没有了——《彭湃的传说》之一
2019-05-15 15:13:22
作者:石帆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一九一五年袁世凯在北京称帝以后,派了龙济光来广东做都督。龙济光到广东后不久,就派林干材到海陆丰做“清乡剿匪”司令。海陆丰的地主豪绅,管他叫林统领。当时权势最大的陈月波之流,更是满嘴甜腻腻地称林干材为“统领公”。马屁一拍上,这班劣绅就变成了林干材的孝子贤孙了。

    林干材的“清剿”对象,是当时反对袁世凯的革命军人,和散布在海陆丰地面的三点会会员。

    于是,陈月波等人,就替林干材做“带路鸡”,四出侦查革命军的驻扎地和三点会会员们的下落。果然,在大军压境之下,那些反对袁世凯、龙济光的革命志士,都给镇压下去了。

    这样一来,林干材在土豪劣绅的眼里,无异于一个功德巍巍的“天皇公”了。他们每天早晨,到潮州会馆的司令部去给林干材请安的时候,都穿着黑绸长袍、缎马褂,头戴瓜皮暖帽,在林干材的公案前排成雁列,连呼“统领公”,然后就脑袋着地,深深鞠躬。

    这时期,彭湃正在五坡岭海丰中学读书。他和他的同学们,早就痛恨林干材和陈月波他们的所作所为。

    有一天,彭湃到学校来,看见几个泥水工人,在学校后殿的“方饭亭”上,动手拆毁文天祥的石碑像。彭湃连忙对他们说:

    “且慢!老哥们为何要拆文丞相的像呢?”

    泥水工人道:“上头的命令。”

    彭湃问道:“哪个上头?”

    泥水工人道:“月波老师。”

    彭湃又问道:“为什么呢?”

    有一个泥水工人大声道:“读书阿倌,你不知道吗?拆掉文丞相,供上统领公。月波老师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林统领公是俺们海陆丰的救星;文丞相如今不值钱了。”

    说着,又要动手毁碑。

    彭湃连忙制止道:“陈月波放狗屁!文丞相的像是万万毁不得的!”

    接着,他就对泥水工人们说起这块石碑像的历史来。

    说话间,同学们也都围拢来了。当他们弄清楚这事的真相时,各人都异常忿怒,大骂陈月波糊涂混账王八蛋!

    原来,这所学校的前身是五坡庵,就建在海丰城北郊的五坡岭上。南宋末年,文天祥的勤王义师经过海陆丰,曾在五坡岭上埋锅造饭,正待吃饭时,元将——汉奸张宏范骤然赶到,兵不及战,便把文天祥捉了去。

    自从文天祥在北京殉国以后,海陆丰人为了表彰他的忠烈,特在他被捕的地方,建造了“方饭亭”,并把他的像镌在石碑上,作为举世景仰的师表。几百年来,多少诗人,曾在这儿写下了壮丽的诗篇。

    彭湃把历史讲清楚了,就问泥水工人们:“老哥们,现在明白了吗?”

    泥水工人们笑道:“明白是明白了,不过违抗月波老师的命令,给他抓去坐牢,可又要变得不明不白了。”

    彭湃道:“这不干你们的事,快去叫陈月波本人来!”

    同学们也在一边嚷道:“快去叫那狗东西来!岂有此理!”

    当天下午,陈月波来了。他一到,就先把校长和教师斥责了一番,说他们纵容学生捣乱。他还挥起了手杖,敲着文天祥的石碑像教训道:

    “你们这班书呆子,真真不识时务!文丞相是死了的人,纪念死人,在乎心诚,何必立像竖碑?统领公是个活人,功德巍巍,不供祠纪功,怎能表我辈对他的钦仰呢?”

    校长、教师们不敢答言。学生却在周围此起彼落地骂道:“陈月波混蛋!”

    陈月波转过身子,挥动手杖,对学生们喝道:

    “你们这班人乱嚷什么?没有统领公来平定匪乱,你们焉能埋头读圣贤书!”

    这话一出口,学生们都跟他拌起嘴来。

    有的说:“为什么不供到你家里去?”

    有的说:“最好供到你媳妇的床底下去!”

    陈月波给大家一奚落,怒不可遏。但他还是用半文不白的语言教训学生,骂他们是猪狗禽兽,无君无父的东西。

    彭湃从人群里挤到前面,高呼道:“这家伙满口之乎者也,猪狗禽兽,全不象人说的话,大家把他撵出去好吗?”

    同学们热烈地响应了一声:“好!”

    大家正要动手来撵他,哪知从门外窜进来两个狗腿,手中持枪,对准学生们。学生们一时倒给吓得退缩下去了。

    彭湃没有退。他反而挺身向前,两手叉腰,昂着脑袋,气腾腾地怒视着陈月波。

    陈月波端详着这个瘦长脸形,穿着整洁的学生、留着分头的小伙子。看他才不过十五六岁,竟敢在自己手下的刀枪跟前,旁若无人地对他瞠目怒视,看那光景,他定是一个领头生事的坏小子了。但他不得不改换口气问道:

    “你这位小哥贵姓名?家住在哪儿呀?”

    彭湃指着自己的胸口道:“彭汉育就是我!大府在桥东社龙舌埔!”

    陈月波故意失惊道:“你莫不是攀佬的四孙子天泉吗?”

    彭湃道:“既然晓得,何用多问!”

    陈月波狞笑一声,一转身走出去,并回头吩咐那两个狗腿:“回去!回去请问䀹眼攀④,为什么竟教出这么个贤孙子来?”

    彭湃马上顶了一句:“俺是彭家传下来的平凡子孙,只有林干材才养得出你这个孝子贤孙来!”

    这话登时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陈月波假装没有听见。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海丰中学的大门,回去了。

    彭湃等他走了以后,立即对同学们指出:陈月波胆敢公然拆毁石碑像,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这事就不是一场舌战所能解决的了。

    他还对那些怯阵的同学打了一回气。当下,大家都表示要跟陈月波斗争到底。

    第二天,彭湃到学校来上课,同学们告诉他:陈月波在今天凌晨,带了一群绅士,和二十几个林干材的兵丁,扛着一大块石碑到来,现在正在方饭亭上立像竖碑。

    彭湃发急道:“你们怎么不进去干涉?”

    同学们带着歉意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们有枪有刀!我们都在等你出主张。”

    彭湃便偷偷走到院子里,朝方饭亭那边走去。离地面很高的方饭亭,石级上站着两个手执步枪的卫兵,里边的情形却望不到。

    他便爬上亭外面的一株玉兰树上去,隐蔽在浓荫里,向下面窥望。只见陈月波领着一班绅士,站在林干材的石碑浮雕像前排列着,他自己正在慷慨激昂地致词。那一群兵丁,就散布在亭边防守着。看样子,他们是在举行立像竖碑典礼。

    彭湃决定先向学校当局请示一下,再作道理,便下来领同学们去见校长,把来意说明。

    校长是个怕事的家伙,他劝了半天,见彭湃意志坚决,最后只好说道:

    “我做不得主了,你有本领,你去反对吧!”

    当下彭湃领着同学,就象一股旋风,一直卷上了方饭亭的石级。卫兵要来阻止他们,他朝那卫兵大喝一声:

    “滚开!你晓得什么!”

    这一喝,把两个卫兵喝昏了,竟呆呆地站在一边,让他们冲上亭台去。

    这当儿,陈月波刚在指挥泥水工人,把石像安放端正,准备施工造祠。当他一眼瞥见彭湃领头冲进来,一时手足无措,慌忙对亭边的兵丁呼喝道:

    “快把这小子抓住!快把这小子抓住!他就是辱骂统领公的坏东西!”

    登时跳过来一个兵丁,把彭湃当胸揪住。

    这时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同学,从斜刺里窜过来,朝那兵丁的脸门一拳打去。那兵丁躲闪不及,哎哟了一声,手一松,同学们就护着彭湃同学,跑下亭去!

    他们一股劲跑到县城溪西社的彭祖祠去开会,商讨对付陈月波的策略。

    陈月波知道这消息,也回去东笏社纠集了几十个流氓无赖,到彭祖祠来找彭湃算账。

    彭湃正在开会,忽听得外边人声鼎沸。他第一个拉开大门,走出去看。冷不防劈面撞着一个横眉怒眼的恶汉,一把揪住他,连连喝问道:

    “快说,天泉在哪儿?天泉在哪儿?”

    彭湃知道敌人来捉他了,好在对方并不认得自己,便不慌不忙地用手朝里边胡乱一指:“那一个就是!”

    那恶汉一放手,他就溜出去了。跟着,祠堂里就涌进几十个流氓,立即,平地腾起了一片喊声和厮打声。

    彭湃转进巷口,设法爬上高屋顶,伏在祠堂顶上隐蔽的地方,随手掀起瓦片,觑准下边的敌人,一片一个地扔下去,直打得那班流氓无赖叫苦连天,一任学生们狠狠地回击。但双方都不晓得瓦片是从哪里飞来的。

    这工夫,陈月波在彭祖祠的天井里出现了。他刚刚来到,是准备全胜收兵的;但一看到情势竟出意料之外,不禁连声怪叫,对那些流氓无赖喝骂道:

    “蠢东西!蠢东西!天蛇⑤给跑掉了,还不知道!”

    一言未了,三四块大瓦片,突然从天而降,一齐打中他的头颅,登时额角上肿起了几个鸡蛋大的疙瘩。还算他够运气,有瓜皮帽顶住,否则一定给打得头破血流。他一时站也站不住,口里只管乱嚷道:

    “你们这班蠢东西,还不快来救!让人打死了!”

    无赖们已无心恋战,便七手八脚,把他簇拥着,冲出大门跑了。

    可巧,那些留在五坡岭学校的同学,这时都闻讯赶来了。他们跑了几里路,跑得气喘吁吁地,连眼睛也给怒火烧红了。他们一见到陈月波在这群流氓无赖里面,便呐喊着奔过去缠住他们,乱打一顿,直到把流氓无赖追击得抱头逃命,才回来和彭湃会合。可是已经有不少同学让敌人揍伤了。

    彭湃早已从墙上跳下来,忙把受伤的同学扶到医馆去。他一面召集同学开会,联名到省城龙济光的都督衙门去请愿;一面发动全校大罢课。并在海丰城的大街小巷里,贴满了墙红(用红纸写的招贴),公开揭发林干材、陈月波等人的罪恶勾当,好让全县人民都明白本地封建势力和外来军阀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的真相。

    陈月波探知学生要去请愿,并在酝酿罢课,知道事情闹大了。但他还捉摸他们是到本县的县衙门去的,便想先下手为强。他赶忙亲自告到县长的台前去。

    县长马蓉桂,也是龙济光的爪牙。他初到任时,曾经得罪过海丰城一二个有名的绅士,以致引起陈月波之流的不满。马蓉桂见陈月波只顾拍林干材的马屁,倒不来亲他姓马的马脸,心里早就老大的不高兴了,后又见他替林干材竖立纪功碑,更是忿嫉难消。

    这次陈月波来告状,他只冷淡地装成爱听不听的样子,随又转过脸去,咕咕噜噜道:

    “闲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这就是你们海丰绅士的好把戏!”说罢,两袖一拂,走进后堂去了。

    陈月波看出来马蓉桂不肯替他作主,便转去见林干材,请他派兵镇压学生的请愿。

    林干材气恼地道:“别提了,如今马蓉桂跟我暗斗明争,哪有不趁机找我把柄之理;你也不看墙红满天飞,龙都督一旦闻知,诸多不便呵!可恼!”

    陈月波连碰了几个软钉子,着急万分。他狗急跳墙,约齐县城所有众劣绅,到桥东社龙舌埔,来威吓彭湃的祖父。

    彭湃的祖父本是个怕事的老生意人,想不到他一见到陈月波,竟变得硬朗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嚷道:

    “好个月波老师!你德高望重,竟下此毒手!快赔我天泉的命来!”

    陈月波吓了一跳,连忙分辩道:“老家伙不要图赖!我连你那贤孙子的一根汗毛也没碰过,怎说起赔命来!?”

    彭湃的祖父越加高声道:“你推得好干净!若不交出我孙子来,我要倾全部家当,跟你到京都打官司!量你也多不了我几个臭钱!”

    陈月波简直给弄昏了。说真话,他自从彭祖祠一场混战,连彭湃的影子也不曾看见,如今他的祖父竟撒起赖来,实在有口难辩!

    那群同来的绅士们,看看势头不对,便做好做歹,一齐把陈月波拉扯回去。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彭湃
·下一篇:无
·龙山千古唤张威——记为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献身的张威烈士(组图)
·父亲石帆的红色情怀
·国家公布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海陆丰片区包括25个县、区、市(组图)
·李希书记来到海丰彭湃故居(图)
·李国珍:流血是共产党员份内的事(组图)
·推翻恶制度 身碎何所惧——记陆丰苏维埃政府领导人林铁史(组图)
·海丰县清明节祭奠革命烈士(组图)
·老区的灯亮了——记“扶贫状元”陈开枝(组图)
·红色快闪惊艳亮相 东方红城唱响《我爱你中国》(组图)
·彭湃与古大存的情谊(组图)
海丰红宫红场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海丰红宫红场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