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新闻类>>红色联播>>正文
特稿:红色火种亮黔东 红六军团西征过黔东南拾掇(组图)
2019-09-02 17:20:54
作者:廖尚刚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收藏】 论坛
分享到:0

1934年10月2日拂晓,红六军团在巷战中拿下的国民党部队碉堡

1934年10月初,红六军团就在这些居民的大门外宿营

勃沙物从红二六军团回国后,将自己在红军部队里的所见所闻写成了《神灵之手》,这是第一个撰书宣传红军的国外人

陈列在黄平县旧州天主堂内的法文贵州地图

当年红六军团就是在旧州城这座天主堂内获得的法文地图

红六军团进攻的黄平旧州东门城楼

红六军团在旧州开展宣传活动的遗址——西上街

红二六军团湘鄂川黔省释放勃沙特的通行证

红六军团西经过的黄平县与瓮安县交界的大顶山

    1934年夏,中国工农红军湘赣苏区在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中共苏区的革命活动范围日益缩小,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最终不得不作出退出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的决定。7月23日,中共湘赣省委和湘赣军区根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红六军团撤离湘赣苏区,到湖南省中部发展游击战争,并同红三军取得联系的指示,成立了以任弼时为主席、肖克为军团长、王震为政委的军政委员会,率领红六军团9700余人作为中央红军长征前先遣队,于8月17日由江西省遂川县的横石和新江口地区出发,先后突破国民党部队重重包围。19日在靖县新厂歼灭尾追的湘军补充第2总队的两个团后,第二天兵分两路进入贵州。

    当时的贵州是国民党部队布防比较薄弱的地区,加上贵州大多是崇山峻岭,山势险恶,人烟稀少,物资奇缺,因此在旧社会里被人描写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地方。红六军团在贵州的第一步就是采取“鸡蛋状”的出发和收尾之势行进。其中一路经锦屏的中黄,一路经黎平的潭溪,两路人马于鳌鱼咀会合后,继续向清水江流域挺进。

    红六军团刚进入贵州时,就遇到了不少困难,除了山路难走,地形不熟又无详细地图,以及经常要遭到强敌围追堵截外,还有诸如群众没有受到中国共产党和工农革命的影响,对红军不了解,加上少数民族受反动政府和军队长久欺压,民族仇恨极深,误认红军也是国民党反动军队,因而经常与红军对立或躲避到山上。但是,通过红六军团一路打击敌人,又沿途打富济贫,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并主动和积极对土司、村落头人做统战思想工作。同时,红军进入村寨都一律在室外露营,不进民房,红军医生还主动上门为群众看病,不要分文报酬,还对贫苦群众还给予慰问和救济,在行动和宣传上向百姓说明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本质、使命和政策,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暴罪行和野心,进一步消除了百姓对红军的误解,提高了群众的觉悟,使少数民族群众对红军的态度由开始的敌对到后来的全力支援,为红六军团继续前进逐一开辟了道路。9月24日,红六军团进抵清江县(今剑河县)的南嘉堡(今南加)地区。南嘉堡是苗族聚居的小集镇,东、南、西三面群峰突起,宛若屏障,北面是清水江,激流飞溅。由于这里地形险要,明清以来都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史载:清咸丰年间,张秀眉、姜映芳领导的苗、侗民起义军,在这里凭借险要地势与前来“围剿”的清军激战,双方数万人短兵厮杀,一时血染清水江。苗、侗起义军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这段惨史,使当地苗胞深恨“官军”和压迫他们的汉人,国民党反动地方当局,估计红军必经此地,并在各村寨造谣惑众和进行种种恐怖宣传,并强迫苗胞躲进高山密林。因此,红六军团进入南嘉堡时,家家无人,户户皆空。

    为了顺利北上,红六军团必须要找到船只才能渡过清水江,但这里既无船只,又无百姓。军团首长命令前卫团要工兵连迅速找到老乡和船只。工兵连溯江而上,找遍了里格、南孟、塘边等苗家山寨,最后才在一栋破木屋里找到一位苗族老奶奶。但老人开门一见红军,就顿时昏倒在地。卫生员往她口中喂入糖水才苏醒过来,随后又给这位老奶奶干粮吃。老人用疑惧的眼光打量着红军,一句话都不敢开口。经红军战士解释说是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专门打富济贫的。老太太这才明白了红军是好人,就到屋后山上喊回了躲藏的儿子潘世福和孙子潘喜松。工兵连的连长和指导员热情地向他们宣传红军的宗旨和任务,讲解汉、苗、侗族的穷人都是一家人,红军要过江去打国民党反动派的道理。他们一家人看清了我军确是穷人的队伍后,潘世福就叫儿子吹起牛角号,召唤老乡们回来。不久一群群男女苗胞汇集到山寨后,潘世福用苗话向大家说这些来的队伍是红军,他们是穷人的军队。苗胞们明白了我军是好人后,都高兴而热情起来,立即为红六军团收集船只,绑扎木筏。不久,就收集到一艘渡船和二十八条木筏。为了让红军能迅速安全渡江,苗族同胞在潘世福和老船工的带领下,与六军团工兵连一起,用这些船只和木筏迅速在观音渡搭好了浮桥。随着天色降临,苗胞还在清水江两岸燃起许多火堆,给红军照亮前行,使红六军团顺利渡过了清水江。

    红六军团入黔以后,蒋介石最怕的是六军团与二军团会合。他为了阻止红二、六军团的会合,急忙调集湘、桂、黔三省国民党部队主力对红六军团进行“全面围剿”。湘敌李觉的8个团,桂敌廖磊的两个师,黔敌王家烈的6个团,共计20个团的兵力,纷纷开向黔东山区,形势对红六军团十分不利。六军团渡过清水江后,穿山林、越溪谷,日夜兼程向北挺进,以期早日与活动在思南、印江附近的红二军团取得联络。认知军团到达剑河县南明镇八卦河时,由于几场暴雨,八卦河水位高涨,汹涌的河水使红军无法渡河北进。这时,桂敌廖磊部已由东面的锦屏向红六军团逼近,湘敌李觉部也先红军赶到舞阳河以北的凯泰地区,凭河阻击我军先头部队。在这种情况下,红六军团已不可能再渡沅阳河。军团首长决定避开湘敌,向西行动,绕过沅阳河,寻机再向铜仁、江口方向前进。

    9月26日晨,我红十八师前卫团到达剑河的大广地区即遇湘敌补充第一总队,因敌先于前一天到达,占领了制高点,他们居高临下向红军扫射。红五十二、五十四两团与敌展开战斗,这时桂敌覃联芳师也赶来参加合击我军,这一打仗,红五十二、五十四团在敌猛烈的火力攻击下,伤亡140余人,其中红五十四团团长牺牲,政委负伤,同时红五十二团政委也负伤。尽管在这样严峻的阵势下,红六军团战士仍继续顽强战斗,并将敌军击退,有力地掩护了军团主力通过。这次战斗,因红五十四团伤亡较大,后将该团拆散编入红五十二团和红五十三团。当日红六军团到达乌坪寨一带宿营。

    9月30日,红六军团进入黄平县的瓮谷陇(今谷陇镇)地域。这时,湘桂黔敌已摆出前后夹击之势,妄图将红军消灭于镇远以南的舞阳河与清水江之间地域。当时湘敌第五十五旅、独立第三十二旅及桂敌第十九师在施秉、镇远、三穗一线对红军包围堵截;桂敌第二十四师及湘敌补充第一总队,则日夜兼程尾追红六军团。军团首长任肖克、王震等洞悉敌人的阴谋后,于10月1日,选择薄弱的黔敌防线,在施秉、黄平间抢渡大沙河,突破了黔军阵地,经罗朗过太翁铺乘虚占领了老黄平县城。红六军团在太翁铺中,不巧又遇到从旧州准备去镇远传教的英国传教士勃沙特夫妇。当时的红军官兵,对于来华传教的洋人多抱有敌视态度,因此就将勃沙特夫妇随军往老黄平城进发。

    老黄平县城亦称旧州,位于黄平县西北部,当时设有分县机构。城的四周筑有高5米、宽2米多的城墙。自古以来,这里是沟通我国内地西南边境乃至越南、缅甸的交通要道。红六军团到达时,旧州为贵州军阀王家烈的妻舅万碧斋所盘据。

    10月2日拂晓,红六军团先头部队进抵旧州城外时,自封为国民党黄平分县县长的万碧斋和区长刘炳清及保安队大队长钟俊还以为是黑哥 来扰乱,耀武扬威地带了几百名地方武装上到城墙朝城外胡乱射击。红军战士通过瞄准,先用一发迫击炮弹将城墙垛炸开个缺口,接着用机枪把敌人火力压住,先头部队一个连从东门外的高地立即发起攻城。城墙上敌人发现外面不是什么“黑哥”,而是真正的红军来了,吓的心惊胆跳,特别是敌区长刘炳清瞧见红军搭木梯和人梯登上城墙,就第一个脚底抹油——逃之夭夭,团丁们见区长跑了,也弃阵而逃。红军先从东门攻入城内,万碧斋化装成商人趁着混乱也逃出城去。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