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新闻类>>红色联播>>正文
【井冈人物】毛泽东第一爱将:伍中豪(组图)
2019-11-05 11:00:41
来源:周教授讲历史
作者:周爱华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收藏】 论坛
分享到:0

    十一,营建永新、龙源口大捷

    4月28日,朱、毛部队在井冈山胜利会师。

    5月4日,在宁冈砻市举行会师庆祝大会,宣布正式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6月后称红四军)。

    伍中豪任红四军十一师三十一团副团长兼三营营长(团长张子清)。

    朱毛成功会师后,反动派惊恐万分,马上发动了对井冈山的第一次“会剿”。

    5月中旬,伍中豪带领三营战士在新七溪岭击溃敌七十九团1个营后,乘胜追击破,攻克永新县城。

    攻克永新县城后,伍中豪的三营被分配到永新西乡开展群众工作。

    伍中豪将战士们组成武装工作队,深入西乡农村,首先发动农民建立农会,接着建立了夏幽区工农兵政府,还在工农骨干中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中共夏幽特别支部,组建了工农地方赤卫队,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

    当时的夏幽,成了井冈山根据地建党建政的一面红旗,进行土地革命的样板。

    伍中豪的工作为毛泽东写《永新调查》提供了资料,毛泽东多次在干部会上说:“中豪同志能打仗,会做群众工作,文武全才。”

    6月上句,反动派不甘失败,湖南、江西敌人再次进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前委决定对湖南敌人采取守势,对江西敌人采取攻势。

    为牵制湖南敌人,6月5日伍中豪率三营佯攻酃县,在九都歼敌1个营,缴获全部枪械,此次战斗大获全胜。

    随后,伍中豪率领部队回宁冈,伍中豪的三十一团三营负责扰袭赣敌、监视湘敌、阻敌打援。

    6月23日,进攻龙源口的敌人被我军击败,向龙田、潞江逃窜。伍中豪对三营战士说:“落水狗要痛打,逃敌一个也不能放过。”

    战斗下来,三营共毙敌100余人,俘敌100余人,缴获长短枪200余支。

    7月中旬,因为湖南省委错误指挥,朱德率红四军二十八、二十九团离开井冈山去了湘南,江西敌人以11个团的兵力向永新进犯。

    而当时红军只有三十一团在永新。

    根据地因为湖南省委吓指挥,导致井冈山寡不敌众,根据地遭受“八月失败”。

    “八月失败”后,毛泽东与伍中豪冒险率领31团3营于8月中旬前往湘南接应朱德部队。

桂东唐家大屋(周爱华摄)

    8月23日,三营与红军大部队在桂东会合。

    当天晚上,伍中豪率领31团3营与林彪率领的28团1营在城外击退敌人数次进攻。

    次日,部队一同返回井冈山,但敌军对我红军紧追不舍。

    9月13日,伍中豪率领3营与28团配合,采用引狼入室的办法,在遂川伏击敌军5个营,俘敌营长以下200余人,缴枪250余支,并攻占了遂川县城,成功击溃尾追的敌人,敌人再也不敢靠近。至此,部队成功返回井冈山。

    十二,坳头陇歼敌

    9月底,敌人朝茅坪进犯,我军决定伏击进犯敌军,军长朱德和28团团长林彪(王尔琢牺牲后,林彪接任28团团长)率领28团在坳头陇设下埋伏,毛泽东、伍中豪等率31团在侧面伏击,袁文才率32团截断敌人退路。

    伍中豪率领3营在宁冈坳头陇侧翼埋伏好后,伍中豪告诉战士们:“这次战斗,出兵要奇,冲锋要猛,追敌要快,给敌突然伏击,打它个措手不及。”

    10月1日上午10时许,敌军一个营和宁冈挨户团已完全进入了红军布置的“口袋”。

    28图首先发动攻击,敌人乱做一团,纷纷朝侧翼逃跑。

    埋伏在侧翼的伍中豪待敌人靠近后一声令下,三营一阵阵排射,一个猛冲,打乱敌人阵脚,不到1个小时,便痛快淋漓地结束了战斗。此役俘敌100余人,歼敌100余人,缴枪一百一十余支。 

    歼灭敌人后,伍中豪率领三营乘胜向北疾扫,顺利地占领了宁冈新城,收复了宁冈全境,为恢复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做出巨大贡献。

    十三,出击赣南,大汾俘敌

    1928年底,反动派出动18个团3万余人的兵力,发动第三次“会剿”,企图一举攻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此时,朱云卿由三十一团团长调任红四军副参谋长,伍中豪升任三十一团团长。

(柏露会议旧址)

    为解井冈山之围,1929年1月4日,红四军前委在宁冈柏露村召开会议。

    会议决定: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28团、31团突击到外围牵制敌人,以减少井冈山的压力。

    彭德怀率领红五军与红四军的32团留守井冈山,保卫根据地。

    红军主力确定了突围,但在突围方向上有很大争议:有的主张去湘南,有的主张去湘鄂赣边界,还有的主张去赣东,争论得很激烈。

    31团团长伍中豪主张去赣南。

    伍中豪深刻地分析了井冈山周围地区的形势,力主向赣南发展,他指出:“赣南地域广阔,高山多,有回旋余地;敌人力量薄弱,不难对付;物产丰富,易筹给养;有中共组织和地方革命武装,群众觉悟高,活动多助,向赣南突围才是上策。”

    而28团团长林彪主张向赣东发展。

    毛泽东最终采纳了伍中豪的意见,决定朝远离大城市的赣南发展。

    “出击赣南”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从此我军打开了江西苏区的新局面,成为后来辉煌一时的中央苏区的雏形。

    1930年春,毛泽东在赣州楼梯岭会议上曾说:"红军在赣南有今日之发展,伍中豪应记第一功,他是力主到赣南来的。”

    1929年1月14日,三十一团和二十八团、特务营、独立营共3600多人,在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下,分两路离开根据地。

    那天大雪纷飞,寒风刺骨,红军战士在只有猎人和药农才敢走的崎岖山道上行进。

    第二天傍晚,部队逼近遂川的大汾。大汾是个小集镇,驻有敌人1个营。打掉这个营,越过大汾,就跳出了“围剿”敌军的包围圈。

    伍中豪率领31团,在当地中共组织的配合下,乘着夜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敌营驻地,将敌人全部俘虏。

    正当战士们庆祝下山后首战全胜之际,伍中豪下达了“将敌人武器全部留下,俘虏全部释放”的命令。

    全团上下不明究竟,有的直接跑去问伍中豪:团长,是不是下错了命令?

    伍中豪解释说:“我们下山,是为解山上的围,释放俘虏,是叫俘房做我们的义务通讯员,让敌人知道红军突围了,使敌人撤围来追我们,我们好牵着敌人的鼻子走。”

    伍中豪还让宣传队在大汾到处涂刷标语,张贴布告:“打到赣州去,踏平刘士毅的老巢!”“红军宗旨民权革命,赣西一军,威声远震。”

    越过大汾,两路红军合成了一路,为吸引敌军,开始公开行动。

    狡猾的敌人并没有对井冈山全部撤围,他们从包围井冈山的6个旅中,抽调了李文彬和刘士毅部2个旅追赶红四军主力。

    此时,红四军进入最艰苦时期。每天要行军百余里,随时都要与前堵后追之敌打仗,时值寒冬,战士被服单薄,弹药给养又无法补充。

    敌人像饿狼一样紧追不舍,妄图把红军追垮打散。

    十四,圳下解围、大柏地歼敌

    2月1日傍晚5时左右,红四军长途行军到达寻乌县吉潭乡圳下村,三十一团在圳下宿营。

    第二天,天蒙蒙亮,赣敌刘土毅部发起偷袭。

    我军因长途行军人困马乏,哨兵也睡着了,敌李文彬部两个团和地方靖卫团冲进圳下村里,红四军军部和前委机关被敌人包围。

    毛泽东、朱德一边指挥特务营与敌人激战,一边派人向伍中豪报告:“前卫部队无人阻击,军部已被敌人包围。”

    伍中豪得知消息,率领31团指战员高呼“保卫毛委员”、“保卫军部”的口号,向敌人发起一次又以此冲锋,力图冲开敌人,以解军部危机。

    得到外部31团的增援,毛泽东、朱德利用天将破晓晨雾朦胧的有利条件,指挥部队集中力量打击敌人薄弱部位,一路冲杀,终于冲破敌人包围圈。

    2月9日,红四军到达瑞金以北的大柏地地区。

    赣敌仍穷追不舍,相隔只有半天的路。

    大柏地位于瑞金城北15公里处,此处有一条长达5公里的峡谷,两侧峰峦重叠,山高林密,地势险要。

    毛泽东决定在这里打击尾追,伍中豪率领三十一团担任从左翼向敌侧击的任务。

    2月11日晨,敌进大柏地前村,战斗打响。

    三十一团在二十八团的有力配合下,以勇猛的动作,向敌发起攻击,敌退至谷底,包围圈一步步缩小。

    伍中豪看到决战的时刻到了,立即下令冲锋。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红军战士像一股洪水向峡谷底倾泻过去,敌军不支,纷纷弃枪投降。

    这次战斗俘敌正副团长萧致平、钟恒以下800余人,缴枪800余支,扭转了红四军下山以来被敌尾追的被动局面。

    随后,红四军一边休整、一边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筹备粮饷,休整了将近1个月。

    3月中旬,部队从瑞金毛田出发,“直指武夷山下”,胜利到达闽西。

    十五,以诗明志

    3月20日,在汀州城水东街“辛耕别墅”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决定把团建制改为纵队建制,全军编为3个纵队。

    原三十一团编为第三纵队,伍中豪任司令员,蔡协民任党代表。

    红四军在长汀进行了17天的群众工作后,于4月1日,回师赣南,伍中豪率领三纵队奉命开赴寻邬。

    行军途中,伍中豪发现当地农民生活极端困苦,有的无法进行春耕,遂决定沿途组织小股武装力量带领群众打土豪,把土豪家里囤积的谷物钱财没收,分给农民度春荒。

    到寻乌后,伍中豪按照红军三大任务的要求,将部队组成武装小分队,深入全县乡村,帮助组建区乡苏维埃政府,筹办农民武装,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受到群众的热烈拥护。

    5月18日,在地方工作的张天弟来到三纵队驻地看望伍中豪。

    张天弟是耒阳人,与伍中豪是亲戚加好友,湘南暴动后上井冈山,红军到赣南后分派在地方担任中共县组织负责人。

    他写了一首参加红军一周年纪念的诗请伍中豪指正。

    伍中豪看后,和诗一首:

    男儿沙场百战死,
    壮士马革裹尸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间到处有青山。

    5月19日,红四军按照前委会决定二次入闽,向龙岩方向挺进。

    十六,南征北战,扩大赣南闽西根据地

    龙岩是闽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是交通枢纽。

    盘踞在龙岩的是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旅长是号称陈大麻子的陈国辉。

    为了消灭陈国辉部,扫清红军在闽西扩展的障碍,红四军决定以伍中豪的第三纵队担任主攻。

    不到半个月,伍中豪两次两克龙岩城,敌人主力很快被吸引回龙岩。

    见敌人被吸引回来,伍中豪率领第三纵队发起三打龙岩的战斗。

    战前,伍中豪提醒指战员:前两次打龙岩,敌人的主力不在,这一次不同了,敌人主力回来了,一定要周密部署,全歼敌军。

    按照伍中豪制定的作战方案,6月19日上午战斗打响,我军奋勇杀敌,陈国辉旅2000余人全部被歼。

    三打龙岩取得大胜,伍中豪、蔡协民奉命率三纵队留在龙岩城,帮助地方建党建政建军,巩固闽西根据地。

    7月中旬,福建、广东、江西三省反动派发动对红军的“会剿”。

    为打破敌人“三省会剿”,伍中豪在8月初率第三纵队在敌人外围南征北战,成功粉碎敌人 “三省会剿”。

    1929年12月28日,伍中豪出席了在古田曙光小学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继续当选红四军前敌委员会委员。

    1930年3月,根据红四军前委分兵游击、扩大红色区域的决定,伍中豪率领三纵队与中共于都区委取得了联系。

    在群众大会上,伍中豪号召农友们团结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参军参战,建立自己的政权,3月底,三纵队进占于都县城。

    4月初,在县城召开了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建立了县苏维埃政府。

    盘踞赣州的金汉鼎得知消息,立刻派两个团兵力到于都,企图扑灭于都的革命烈火。

    伍中豪决定诱敌深入,伏击聚灭敌人。

    当游击队、赤卫团把敌军引诱到红军的伏击圈时,伍中豪一声令下,四方埋伏的红军猛烈向敌群射击。敌人仓促应战,被红军打得抱头鼠窜。

    这一仗,毙敌400余,生擒近千,缴获长短枪700余支,机枪2挺,迫击炮2门。

    此后敌人再不敢轻易进犯,于都的革命形势更为高涨。

    十七,战友情深

    1930年6月初,毛泽东、伍中豪率领三纵队第三次进入福建。

    6月19日,红四军根据中共中央指示进行整编。

    伍中豪任红十二军军长,政治委员谭震林,参谋长林野,政治部主任谭政。

    胡少海任红二十一军军长。

    汀州整编期间,还根据中央指示,成立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伍中豪为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相当于今军委委员)。

    由于长年军旅生活艰苦,伍中豪积劳成疾,整编后得急性肺炎住进中央红色医院治疗。

    毛泽东得知伍中豪生病,天天来看望伍中豪,一来就坐在伍中豪对面的小铁床上,有时摸摸他的额头,有时给他盖被子。

    本来肺炎是要传染的,但毛泽东同志却全然不顾这些。

    十八,壮志未酬身先死

    不久,部队组织攻打长沙。红一军团出发北上的前一天,毛泽东又到医院看望伍中豪。

    伍中豪还处在高烧昏迷状态,挣扎着断断续续地对毛泽东说:“主力北上……似为不妥……望保重。”

    毛泽东临走前一再嘱咐给伍中豪治病的鮑平,要尽一切努力将伍中豪的病治好。

    1930年8月,中央巡视员涂振农到闽西。

    20日,召开二十一军和闽西总行委联席会议。伍中豪以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身份出席了会议。

    会议中成立了闽西革命军事委员会,伍中豪被选为委员,并被任命为红二十一军军长。

    9月初,伍中豪接连收到毛泽东8月19日、24日两次给中共赣西南特委和他的来信。

    两封来信都提到要求充实兵力,应该是打长沙的主力红军处境已相当困难。

    早在6月,毛泽东和在病重的伍中豪都意识到革命高潮并没有到来,“取南昌、攻长沙、饮马武汉”的“气候”不对。

    伍中豪和毛泽东同志交换了意见,两人都对上级要求攻打长沙持否定态度,但上级指示只得服从。

    伍中豪接到毛泽东来信,深感形势紧迫。

    伍中豪心急如焚,不顾身体未愈,当即率特务连星夜兼程赶到中共赣西南特委驻地。

    9月13日,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决定放弃进攻长沙,准备回师赣西南,并决定第一军团攻取吉安,伍中豪仍回红十二军担任军长。

    9月26日,赣西南苏维埃政府,号召广大群众迅速准备,组织各种支前和战斗队伍,配合红一方面军夺取吉安,由伍中豪负责组织队伍。

    10月初,伍中豪带一个警卫排30余人从吉安陂头出发,前往横江渡,傍晚路过安福县城郊,突遭安福靖卫团600余人伏击,警卫排战士死伤过半。

    伍中豪组织剩余的战士突围,退至安福城郊亮家山,弹尽粮绝,壮烈牺牲,年仅27岁。

    毛泽东得知爱将牺牲的消息,目瞪口呆,根本就不相信,随后豆大的泪珠掉了下来,咬着毛巾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两天没有出门,谁都没能劝住。

    10月24日,彭德怀亲自率领部队攻下了安福县城,将反动民团全部歼灭,活捉反动民团团总押赴刑场,彭德怀亲自监斩,十二军军政委谭震林亲自执刀,将反动民团团总脑袋砍下来,替军长伍中豪报仇。

    从此,井冈山的双子星只剩下了林彪一人,毛泽东将更多的倚重与信任放在了与伍中豪同为黄埔四期的林彪身上。

(伍中豪同事、原12军政委谭震林)

    建国后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曾经担任过红12军政委的谭震林多次讲过:伍中豪如果不牺牲,他绝对是我们军队中和林彪平起平坐的元帅。

    林彪叛国出逃从飞机摔死后,肖克上将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讲,假若伍中豪不被反动派杀害,毛主席是不会如此器重林彪的。

    聂荣臻等人后来也说,如果伍中豪不死,毛泽东同志绝不会如此器重林彪,更不会让他当自己的接班人。

    可惜的是,从1926年起就一直追随毛泽东、卓越的黄埔四期生、秋收起义余部掌军人、比林彪更受毛泽东青睐、温文尔雅又极具魄力、能攻能守战无不胜的毛泽东第一爱将伍中豪年仅27岁就壮烈牺牲。

伍中豪烈士墓(安福县亮家山)

    现在,在江西安福县城郊亮家山建有伍中豪烈士墓,供后人祭奠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

    烈士静静的长眠在小山坡上。

    烈士墓不远处,就是高楼林立、热闹繁华的县城。

    如烈士地下有知,定会为国家的繁荣昌盛倍感欣慰……

    为纪念伍中豪烈士,2019年湖南耒阳市建成中豪小学,同时正在筹划伍中豪烈士故居和烈士雕像。

    愿烈士安息!!

湖南耒阳市中豪小学

(左起:伍中豪烈士侄女伍曼利、孙子伍建文、中豪小学校长、烈士外甥刘克恒、烈士外孙陈晖、烈士外孙女何星容)

    大余救险

    1929年1月23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一举攻克大余县城。

    24日早饭后,按照前委的部署,部队分散工作。

    不料,“会剿”井冈山总指挥何健得知红四军主力下山,命令李文彬21旅、刘士毅15旅工6个团尾随我军,而担任警戒的林彪28团思想麻痹疏于警戒,导致尾随之敌先抢占了占据天柱山与惜母岭这两个城郊最高的山头,居高临下向城内射击,封锁了城内突围的路线,形势对我军极其不利。

    关键时刻,团长林彪却组织28团后撤,党代表何挺颖只得亲自率领部队仓促应战发起反击,但刚打退敌人两次进攻,何挺颖就身负重伤,被战士抬了下来。

    正在天主堂军部的毛泽东、陈毅等听到枪声,急忙向城外赶去,路上正碰见林彪带着部队慌忙撤退,毛泽东大怒:“林彪,你不指挥部队抵抗,跑到哪里去?”

    林彪停下来,面露难色的说:“敌人火力太猛,部队已经撤下来了。”

    毛泽东怒气冲冲命令:“你无论如何要抵抗啊,撤下来了也要拉回去。”林彪站着不动,还想后退,陈毅见状,也气愤的批评林彪,林彪只好带着部队杀了回去。

    危急关头,正在31团的军长朱德命令团长伍中豪率31团占领城郊东部制高点东山岭,并迅速返回军部,指挥独立营出老城,从城门外沿小河支援28团,争夺天柱山高地。

    因国民党军居高临下,占据有利地形,独立营营长张威组织部队进行了五次冲锋均告失利,激战中,张威中弹牺牲。

    伍中豪率领31团,迅速淌过冰冷的章江河水,登上东山岭,控制了城东面的制高点,架起机枪向河对面惜母岭高地敌人扫射。

    战斗进行了一整天,一直打到了黄昏,红四军分散的部队逐渐集中起来。

    为保存力量,毛泽东、朱德组织部队转移,在东山岭机枪的的掩护下,军部机关人员随伍中豪31团机炮连及28团被打散的队伍先后从水口寺经棚下度过章江转往建设村山区。

    此役因林彪28团疏于警戒并撤离阵地导致我军被动应战,28团党代表何挺颖、31团1营营长周舫、独立营营长张威此役中壮烈牺牲。

    关键时刻,伍中豪31团占领东山岭制高点,使战局转危为安,红四军主力得以脱险。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开国上将之子:父辈们打天下绝不是为了让这一小撮利益集团得利(组图)
·下一篇:特稿:王耀南参加解放石家庄(组图)
·特稿:新型的访谈式红色故事会在中央团校举办(组图)
·特稿:新型的访谈式红色故事会在中央团校举办(组图)
·特稿:走进武陵 缅怀先烈
·特稿:江苏财院:感悟初心故事,重温入党誓词——工商管理学院党总支“不忘初心、牢记
·特稿:王耀南参加解放石家庄(组图)
·开国上将之子:父辈们打天下绝不是为了让这一小撮利益集团得利(组图)
·特稿:铭记历史 不忘初心——中国工商银行临汾开发区支行参观市博物馆“红色金融历史展
·特稿:军乐庆华诞 响亮英雄城——第六届南昌国际军乐节开幕(组图)
·特稿:浙江淳安县召开“红色小山村发展研讨会”(组图)
·特稿:革命旧址强管理 防患未然保安全——安源纪念馆旧址旧居安全检查(组图)
中国红色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
5、声明:凡投稿者一经采用,一律没有稿酬,且版权归中红网所有!
走进武陵 缅怀先烈
特稿:新型的访谈式红色故事会在中央团校举办(组图
新型的访谈式红色故事会在中央团校举办(组图)
王东哈:新型的访谈式红色故事会在中央团校举办(组
特稿:新型的访谈式红色故事会在中央团校举办(组图
陈学贵:走进武陵 缅怀先烈
特稿:走进武陵 缅怀先烈
映山红博览园介绍(组图)
申尊敬:从高原到高峰怎么走
此情昭昭 日月可鉴——祭奠46军第136师"六十分烈士纪
特稿:2015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怀念
特稿:图说谁参加了叶选宁的遗体告别(组图)
特稿:痛悼李昭 怀念耀邦——李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特稿:深切怀念李昭同志 齐心同志送来花圈(组图)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特稿:最后一位开国中将王秉璋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
特稿:老一辈革命家谭震林同志长子谭淮远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粟裕大将夫人楚青遗体送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情满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首次来到
特稿:开国中将陈先瑞夫人王彦同志在京逝世(组图
特稿:贺晓明、林炎志等晋绥革命后代赴兴县迎17名
特稿:毛泽东亲属赴朝鲜祭奠志愿军烈士(组图)
特稿: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在京病逝(组图)
特稿:高波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湖北红安举行开国上将王建安诞辰110周年纪念
特稿:季振同黄中岳冤案始末(组图)
特稿:红西路军后代2017年新春团拜会(组图)
特稿:《共和国将帅肖像油画集》及画像赠送仪式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邮箱:js88@vip.sina.com
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0340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50